城市头条

《韧性时代》:人类需要新的文明

王元丰/文

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这位著有《第三次工业革命》、《零碳社会:生态文明的崛起和全球绿色新政》等多部在国际和国内畅销书籍的美国思想家和作家,最近刚刚在全球以35中语言同步推出的新书《韧性时代:重新思考人类的发展与进化》(以下简称《韧性时代》)。里夫金的书很多都是有较高思想高度,透视人类现在,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的高质量书籍。这本书作者同样保持思想家的思想穿透力,站在历史与世界的高度,像本书的副标题所指出的,对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进行反思,对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人类现代化以来,人类所秉承的价值观与方法论,由此所造成的人与自然关系紧张到危机的程度,人类社会自身存在的社会危机,进行深刻的剖析。

《韧性时代》带来的反思是当下人类社会非常需要的。人类文明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过去250多年,人类现代化的进程已经达到难以可持续的程度。这不是里夫金个人的判读,2012年12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表演讲“我们星球的现状”就指出:“我们的星球出现了故障”,对于人类和地球来说,“我们面临着一场毁灭性的疫情大流行,全球变暖达到新的高峰,生态退化至新的低点,可持续发展全球目标的努力遭受新的挫折。”

人类生存与发展面临困境,全球也在从多个维度寻找出路,刚刚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以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就是为了让人类赖以生存的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退化不超出人类能够承受范围的努力。但是,这些在联合国平台的全球各国参加的谈判,还只是工作层面上在商讨:我们该怎么办?对于人类社会从根本上应对危机是不够的。人类社会有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不应该深刻地想想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吗?因此,整个人类需要像里夫金在这本新书里所指出的,“人类这个物种应该重新思考一切: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对经济的理解、我们的治理形式、我们的时空观念、我们人类最基本的驱动力,以及我们与地球的关系”。

《韧性时代》

[美] 杰里米·里夫金 /著

郑挺颖 阮南捷 /译

先见 | 中信出版集团

2022年11月

人类社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如《韧性时代》书中分析的人类的世界观、自然观出了问题。里夫金从指引西方文化的基督教宗教哲学找到的根源是:在《圣经》故事的启示中,在伊甸园中上帝告诉亚当,他和他的后代将被赋予统治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甚至统治整个地球的权力,成为自然的主人。尽管如此,正如里夫金在书中,通过大量宗教、哲学、历史、文化发展的分析,在人类发展的初期,人们还是认为上帝和他的理性命令人类征服地球,即为了生命的利益而改善世界,从而在地球上增加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劳动所得的东西。但是,到了17世纪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关于私有财产是一项不可侵犯的自然权利的学说,为资本主义现代私有制观念打下基础。洛克将大自然视为无用之物,除非人类利用它并将其转化为有价值的财产。里夫金指出:“在欧洲的早期思想中,统治地球公地本是“上帝存在之链”相互共享的责任,但是洛克却把它转变为一种权利——每个人都占有地球的一部分,且不受人类其他社群的妨碍”。

这样,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人类将自然资源可以私有化为自己的财产,国家将海洋、河流、陆地和山川划为其他国家不能染指的财产,人类将地球商品化。近些年,人类甚至将基因库和电磁频谱都市场化,将其变成可以获得利润的资源了!有了这个将地球资源私有化的基础,以信奉牛顿平衡理论和物理学体系的亚当·斯密(Adam Smith)为鼻祖创立的经济学理论走向历史的舞台,为未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打下理论支撑。亚当·斯密认为每个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他追求自己的利益,却常常能促进社会的利益”,因为在个体之外,有只“看不见的手”,这个市场的作用,会使整个社会生产达到平衡,从而产生一个有序、可调节的经济体系。这种理论支撑的资本主义被认为是两百多年来人类最佳的社会经济体系,有了资本主义的驱动,国民和社会的财富就可以不断增加!衡量经济总量的GDP就会不断变大!

这样对待自然的世界观、这样把自然仅视为人类发展的外部资源的经济理论,里夫金在书中论证了其从根本上是错误的!那么,错误的经济理论为什么还能流行几百年呢?那是因为现代科学的兴起、更先进的技术和市场资本主义,组成了一个强大的“新三位一体”,取代宗教控制时代的圣父、圣子和圣灵的老三位一体,让人类获得了更为强大的驾驭自然和控制自然的能力。

牛顿是现代科学理论的奠基人,他让人类通过科学方法逐渐了解“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也让人类开始如法国大革命的哲学家孔多塞(Marie Caritat de Condorcet)所认为的“人类的才能可以无限提升”,“从此将冲破一切阻碍它的力量,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束缚它,它将与天地同在。”这是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的近代翻版,人类认为能够掌握自然的密码和规律,在科学与技术这个有力的武器助力下,更可以很风光地统治地球。

从1765年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制造出实用的蒸汽机,再到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建起发电厂,人类对地球、对时间与空间的把握与控制能力不断增强。时间与空间这是英国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Anthony Giddens)提出衡量人类现代性最重要的指标。虽然《韧性时代》一书中没有提及吉登斯的理论,但显然里夫金非常认同人类现代化追求进步的重要目的是提高“效率”,就是用最少的时间和空间成本,获得最大收益!

人类不但相信通过科技这个有力的武器可以高效率的生产,还可以高效率的管理生产与生活。1911 年,弗雷德里克·泰勒(Frederick Taylor)出版了《科学管理原理》一书,里夫金认为这本书将效率的概念深深植入现代文明的骨髓,成了商界的“圣经”。所谓科学管理原理或者“泰勒主义”,就是把生产过程分工分解成标准简单工人可以掌握的动作,管理者就可以控制生产过程,大大提高效率。泰勒主义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它与科学紧密相连,这赋予了它合理性,被西方社会广为信奉。美国的流行杂志曾经把洗衣服这件事也分解出 80个以上的动作,然后,教导家庭主妇按此操作,使家庭生活也能更加科学和高效!

人类曾经认为我们是上帝授权的地球主人,我们有良好的经济和社会制度,我们有高深的科学理论,我们有先进的技术力量,我们可以永远在地球上作动物与植物以及高山和海洋等的主人!然而,里夫金在书中不无讽刺地指出,宇宙中存在三种系统:开放系统、封闭系统和孤立系统,相对于太阳系,地球是一个与外界进行能量交换,但没有物质交换的封闭系统。这个大的封闭系统内物理系统和经济系统要遵从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人类活动中,其系统混乱程度,也就是德国科学家鲁道夫·克劳修斯(Rudolph Clausius)1865 年创造的概念“熵”会不断增高!通俗点说,就是人类的经济活动也好,一般物理系统也罢,都会导致系统越来越无序。

人类的经济在我们从自然界使用资源与能源进行经济生产时,会给自然生态带来损害,20世纪20年代,经济学家们才开始着手解决经济的溢出效应的问题。亨利·西季威克(Henry Sidgwick)和阿瑟·庇古(Arthur Pigou)因阐述了“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概念而在经济学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所谓外部性,是指经济活动有未被承认的影响,比如产生环境污染和生态损害,而且还没有为这种影响付出成本。里夫金说,GDP 衡量的仅仅是经济活动的瞬时交换价值,并没有考虑地球能源储备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消耗,以及伴随价值链每一步的熵级消费,这是传统经济理论的缺陷。

而在科学技术上,人类的确掌握了越来越多过去不曾了解的自然规律。但是,随着从18世纪中叶开始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时代、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气时代,再到里夫金说的从20世纪1960年代开始的第三次革命、或者按照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所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信息时代,以及当前正在兴起的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和区块链等技术驱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智能时代,人类的生产效率在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的确在改善,但科技也给人类带来越来越多严峻的挑战,诸如基因编辑婴儿对人的改造、人越来越沉迷于数字空间而丧失本能等等!

在高科技公司的管理层中,更多谈论的是所谓的即将来临的奇点——就是智能技术将变得比人类更智慧、更高效的那个时间点——这将迫使人类在管理我们未来的命运的角色上进行一次根本性的范式转变!1953年2月,英国剑桥大学的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和美国分子生物学家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他们宣布:“我们发现了生命的秘密”!然而,《韧性时代》却用大量的科学历史与现在的事实说明,我们关于人类作为生物体的大部分认识都错得离谱,这些错误的认识将我们带到了人类历史上这个绝望的时刻。

这个绝望时刻就是本文前面指出的,经过两百多年现代化的追求效率的“进步时代”,人类的所谓进步却导致人类陷入困境。里夫金在书中列举了大量数据说明地球已经进入人类主导的人类世(Anthropocene),就是人类活动成为对整个地球影响最重要因素,而这种人类世会导致地球上出现包括人类在内的第六次生物的大灭绝!这不是危言耸听,2021年联合国环境署(UNEP)发表的报告《与自然和谐相处(Making peace with nature)》指出:当前全球正面临气候变化、环境污染和生物多样性丧失三重星球危机。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该报告的前言中说:“通过汇集显示气候紧急情况、生物多样性危机和每年造成数百万人死亡的污染的影响和威胁的最新科学证据,这份报告清楚地表明了,我们对自然的战争已经使地球破碎。”不久前在COP27上,古特雷斯又说:“我们正走向一场全球性灾难。”

面对这样的危机或者说是困境,人类该怎么办?里夫金说:“进步时代”已经让位于“韧性时代”,“韧性”已成为我们在无数场合听到的新概念。这是在一个“兵临城下”、吉凶未卜的未来世界中我们重新定义自己的方法。我们人类需要重新思考其本质及在地球上的位置,开始一次新旅程。从进步时代到韧性时代的巨大转变,已经触发我们在如何看待周边世界这一点上,在哲学、心理学意义上的广泛调整。

写到这里,我就不能再与里夫金口径一致了!因为,人类既然处于危机之中,这种危机又是由于人类过去两百多年错误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所导致的,人类要从“进步时代”转型或者说蜕变到“韧性时代”,绝对不会是轻而易举就能达到,不是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

但是,在《韧性时代》书中,里夫金却没有指出人类这种转型的艰巨性,没有阐述人类走出困境之旅会面临哪些挑战!面对未来乐观主义的态度是需要的,但是绝不能为了显示乐观主义,而把乌云密布的未来说成是晴空万里。既然是“巨大转变”和“广泛调整”,那就需要人类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做出系统性深刻的改变!而这方面里夫金在对韧性时代的转变,也写得简单表面。他提出的所谓“生物区治理”和“分布式同行治理制度”,只是一些国家零散采用,未被实际充分证明是成功的做法,尤其是在国家层面合理可行的实践。总体而言,对未来“韧性时代”的设想与展望多是乌托邦式罗列,缺乏深刻严谨的分析论证。

开始看《韧性时代》的前言时,我以为这本书会像50年前罗马俱乐部的《增长的极限》在全球产生振聋发聩的呼唤,但合上这本书的最后一页时,我知道两者可能不能等量齐观。不过,瑕不掩瑜,这本书也是当代少有的能够对人类问题深刻反思的好书。

当然,对未来人类社会形态的展望,不是一个人就能设计总结出来的。在再野化的自然面前,在更加极端的气候变化和退化的生态环境面前,人类首先要有高度的危机意识,能够真正如里夫金希望的做到觉醒,同时要保持既谦卑,又要勇敢的精神,不断艰辛探索实践,才能走出一条重生的道路!

(作者系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理事长、北京交通大学碳中和科技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为"城市新闻网"的作品,均为为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站的立场,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