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头条

硅谷裁员潮中,还在等待工签的中国留学生

经济观察网 曹妍/文11月以来,来自硅谷的“寒气”持续蔓延,以FAAMG(Meta、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为代表的美国科技巨头,相继宣布裁员或冻结招聘。

“这次裁员重点是运营和市场部门,技术员工裁撤比例相对低一些。”上述某科技公司软件开发工程师(software engineer)Adam(化名)告诉经济观察网。

早在三个月前,Adam和同事们就已经有所预感。据他透露,在匿名职场社交平台“blind”上,有帖子称谷歌让经理提供SCI(support check in,登记支持)名单,选出10%表现不好的员工;论坛“一亩三分地”也有消息传出,帮企业做裁员的贝恩咨询准备入驻Meta。

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但这场裁员潮让Adam原本清晰的规划开始模糊,何时排到H-1B工签成为他当下最苦恼的事情。

“现在全组人心惶惶,尤其没有工签的人更紧张。”Adam表示,他也在留意其他部门和公司的机会,可是希望渺茫。

如果被裁员,将意味着像Adam这样的中国留学生,需要在当前的裁员浪潮下找到新的雇主,才有机会在美国获得更长久的工作期限。

计划摇摆

2021年12月,Adam毕业于美国排名Top 50的某高校CS(计算机)硕士专业。今年年初,他入职一家头部科技公司,成为一名软件开发工程师。

Adam表示,CS是华人相对容易找到工作的专业,加之疫情期间美国科技企业大量扩招,自己毕业后非常顺利拿到offer,接下来就是等待H-1B签证。

H-1B属于美国非移民签证的一种,发放给美国公司雇佣的外国籍有专业技能的员工。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

USCIS(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官网显示,申请者需获得特定专业(或同等学历)的学士或更高学位;雇主/代理人需向DOL(美国劳工部)提交LCA(劳动条件申请)进行认证,之后再向USCIS提交I-129表格(非移民工作申请表之一)等后续流程。I-129表格申请获批后,员工即可申请H-1B签证。

Adam表示,自己现在所持F1学生签证,处于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专业实习)阶段,CS专业有效期为三年。三年内,自己将作为申请人抽取H-1B名额。

根据USCIS统计,2022年,H-1B抽签注册人数约有48.39万人,中签人数为12.76万人,比例约为26%。

Adam原本的规划是,在OPT阶段认真工作,安心等待H-1B签证。如果三年间没有抽中,公司以往的做法是把员工派到加拿大工作一年后,转成L1签证(美国移民局对外国商人和外国专家到美国长期工作的入境许可之一)重新回美。在L1五年的有效期内,Adam可以继续抽取H1-B。

这一规划直到近期开始摇摆。11月初,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掀起了硅谷裁员新一波浪潮,宣布Twitter裁员50%,约3700人;随后,Meta 将团队规模缩减约13%,波及11000名员工;亚马逊、谷歌、微软、苹果也相继宣布裁员、冻结招聘……

“多数被裁员工都是当天上午接到通知,下午五点停止工作,公司会留一天邮箱权限用以工作交接。在公司内网,被裁员工刚发来告别消息,他们的头像就变灰并无法登录了。”Adam说。

裁员过程中,Adam的工作内容和福利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此前,Adam所在组做roadmapping(路径规划)时,大都是bottom-up(自下而上)流程,工程师的自主性较强;而现在,领导top-down(自上而下)传达命令更多,在他看来,这意味着公司更倾向追求直接营收目标。此外,Adam每年的健康报销也从3000美元降到了2000美元。

相比上述变化,更令Adam担心的是裁员潮带来的不确定性。“‘裁员’两个字就像悬在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Adam说,毕竟没有H-1B签证,很担心自己成为下一波裁员的优先考虑对象。

在论坛“一亩三分地”,不少科技公司员工表达对未来的担忧。有匿名网友回顾裁员潮时说,自己在周末晚上看到裁员消息时,还卯着劲准备下一周工作;但到了周一,身边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内心像墙头草一样晃来晃去……

等待工签

Adam入职现在公司的时间,正值硅谷科技企业的扩招末期。公开资料显示,疫情这两年(2020年以来),亚马逊员工数量从80万增至150万;谷歌员工总数则从原先的12万一度超过18万;原本拥有4.5万员工的Meta,这一数字在今年9月底已经超过8.7万。

美国科技企业裁员信息追踪网站Layoffs.fyi统计显示,2022年1月1日至12月8日,共有930家科技公司的146407 名员工被解雇。

“疫情期间扩招严重,维持现有挣钱业务确实不需要那么多人。”Adam坦言,股东也给到公司不小压力,要求缩减开支,裁员就成为了必然选择。

面对不确定性,Adam曾经考虑转去公司“更重视”部门,不过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表示,企业在经营困难的时候,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一是冻结招聘或暂停内部转组;二是暂停不必要的差旅和削减一些福利;第三阶段才是裁员。所以在裁员发生之前或者发生的时候,员工很难内部转去更重要的组。

对于其他公司的机会,Adam则认为“希望渺茫”。“目前,科技行业很多公司都在冻结招聘或者裁员,整体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大家很难有跳槽机会。”Adam无奈表示。

Adam的困境并非个例。同样是CS硕士、在某头部软件公司裁员潮中“幸存”的Lisa,也面临工签难题:经历两次未抽中H-1B,Lisa十分焦虑,也担心因此被裁。

Lisa当前正在考虑申请博士。据她介绍,H-1B通常分为两轮抽签,第一轮系统会从6.5万个常规配额中抽取,无论申请人学历高低;第二轮在没有中签的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申请人中,系统再进行2万个名额的抽签,H-1B对高学历者更加友好。

另据USCIS官网,申请或受雇于高等教育机构或其附属或相关非营利实体、非营利研究机构或政府研究机构的H-1B工作人员,同样不受此数字(6.5万)的限制。

“虽然研究生和博士的中签概率一样,但博士毕业后可以再次申请OPT,也更有可能进入高校。此外,如果自己读博期间发表了优秀论文,还有机会走EB1(美国杰出人才绿卡)路径,这类绿卡申请批准后不需要排期。”Lisa补充道。

如今,Adam和Lisa只能在“忐忑”中等待工签。

“每年二三月抽签、三四月出结果,希望自己在此之前不要被裁。圣诞节快到了,我先做好入冬准备吧。”Adam说。

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为"城市新闻网"的作品,均为为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站的立场,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