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头条

罢免董事长引发肢体冲突 越博动力收深交所关注函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晓晖 12月8日晚间,南京越博动力系统股份有限公司(300742.SZ,以下简称“越博动力”)的一则公告,令人震惊。

12月7日,该公司董事会决议罢免董事长,但会议引发肢体冲突,被罢免的董事长李占江一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与公司员工发生肢体冲突。

12月9日上午,经济观察网记者致电越博动力董秘办公室,试图询问事件的最新进展,但对方无人接听电话。

冲突

越博动力在公告中称,2022年12月7日召开的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罢免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的议案》,除李占江本人投票反对外,其余4名董事(含2名独立董事)均投票同意。

公告显示,本次董事会会议原定于2022年12月7日上午9:00在南京市建邺区嘉陵江东街18号4栋4楼会议室召开。12月7日上午8点45分左右,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为保证参会董事的人身安全,维护自身和全体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公司总部员工纷纷挺身而出,要求上述与公司无关的社会人员立即离开会议现场,不得干扰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期间,社会人员(其中一人携带管制器械)率先殴打公司员工,引发肢体冲突,导致公司3名员工负伤。公司报警后,部分社会人员当即逃跑,其余动手打人的社会人员被义愤填膺的公司员工包围。警察到场后,将滞留现场的社会人员带走,并没收了管制器械。截至目前,上述社会人员、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均处于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

自救

冲突事件发生之后,为了自救,越博动力的公司员工发表了联合声明。

越博动力称,本次冲击董事会事件,进一步坚定了广大公司员工维护公司及自身权益的决心。为此,公司目前已收到南京总部合计124名核心员工联合发表声明,坚定支持以贺靖为代表的债权人为解决公司经营困难而提出的自救方案,反对任何干扰甚至危害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具体内容如下:

“我们作为在公司长期任职的员工,为公司的发展和经营付出了很多心血,已经把公司当做我们自己的家。近年来,公司负担日益严重并出现经营困境,李占江作为公司当时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没有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导致公司没有钱付给我们支付工资和购买社会保险。目前,李占江债务缠身,更无暇顾及我们员工的事情。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没有工资和社保使我们的家庭生活和医疗看病都出现了巨大困难,甚至有些家庭的生活都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发向公司、监管层和广大股东请愿,希望保护我们员工的合法权益,贺靖先生在公司出现困难时,多次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且其在汽车

领域具有丰富的从业经验,也看到了他在企业管理和业务拓展方面具有很强的能力,我们愿意相信并且支持贺靖先生带领公司发展,同时也坚定支持以贺靖为代表的公司债权人提出的自救方案及公告的相关协议。”

2022年8月17日,李占江作为越博动力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贺靖一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和《表决权委托协议》,本来打算将6.78%的越博动力股权和21.56%股份对应表决权转让给贺靖控制的企业,由此贺靖将成为越博动力新的实际控制人。

但上述转让协议期限内,李占江没有完成协议约定的出资额转让和工商变更,最终双方协议失效,越博动力的实际控制人仍然为李占江。

困境

越博动力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新能源整车制造厂商提供整体动力系统解决方案。其产品可应用于纯电动汽车、插电混合式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氢能源)汽车。

2021年,越博动力的营业收入大约为3个亿,净利润亏损2.3亿元;2022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取得2个亿的营业收入,但净利润仍然亏损了7636万元。

李占江直接持有越博动力1,991.02万股,股权占比25.36%,并通过越博进驰、协恒投资两家股权投资公司分别间接持有越博动力股份417.22万股和109.82万股,合计持有越博动力股份2,518.06万股,占总股本的32.08%,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因为个人债务问题,李占江的持股基本上已经全部质押,并且因为债务纠纷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2022年10月14日的公告显示,李占江直接持股部分,有17.22%的越博动力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直接持股的六成以上。

越博动力在实际控制人变更成为贺靖失败之后,9月23日,李占江与济源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源国资”)签订了《越博动力控制权转让之合作意向协议》,试图通过引入济源国资来拯救公司。

济源国资通过尽职调查后发现,决定放弃对越博动力的收购,并于11月25日终止了对越博动力的控制权转让之相关协议。

与此同时,越博动力管理层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动。2022年9月22日,越博动力副总经理钟孟光辞职;12月2日,公司副总经理魏新君辞职;12月7日,李占光因为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董事会解除了总经理的职务。

2022年三季报显示,越博动力的亏损金额正在加大,第三季度亏损了3966万元,营业收入只有2716万元,同比减少了8,194.85%和64.54%。更糟糕的是,公司面临诉讼和贷款逾期。

11月4日的越博动力公告显示,江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原告起诉越博动力、李占江、李莹等5名被告,要求向原告支付重组债务54,208,333.66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等。

11月7日的越博动力公告显示,渭南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作为原告,起诉越博动力、李占江、李莹等3名被告,请求判令越博动力回购原告持有的陕西越博动力系统有限公司40%的股权并支付回购价款人民币83,958,904.11元及违约金。

12月5日的越博动力公告显示,苏宁银行对公司15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因为公司资金紧张,出现逾期,李占江、李莹对这笔贷款提供了担保。

员工的声明

贺靖又杀了个回马枪,11月3日重新与李占江签订越博动力的控制权转让之相关协议。

双方最激烈的冲突是发生在12月7日,这一天,李占江不仅被解除总经理职务、还被罢免了董事、董事长职务,罢免的理由跟解除总经理职务理由一样——“李占江先生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贺靖、周学勤被火速补选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其中贺靖的简历如下:

贺靖,男,1972年5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安全科学管理学院,2007年至今任湖北雷雨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10年7月至2019年5月,兼任东风特汽(十堰)专用车有限公司董事长。

12月7日当天,越博动力还厘清了公司与李占江之间的一笔关联债务。

越博动力及其控股子公司拟以总价111,769,962.19元将其合计拥有的应收账款(不含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应收账款账面原值为111,769,962.19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账面净值为61,986,885.31元)转让给李占江,同时,李占江先生将其支付给越博动力的部分转让价款6,293万元用于抵消公司与青岛宏伟东霖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债务6,293万元。

独立董事沈菊琴、王显会对上述事项投赞成票。

冲突事件发生之后,越博动力的员工发出一个集体声明,声明内容如下:

“1、贺靖提出的自救方案是可行的,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解决我们员工相关问题的方案,请公司及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予以坚决支持,我们也将向监管机构和公众投资者寻求支持和帮助,希望监管机构和公众支持和帮助公司。

2、坚决支持贺靖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带领我们积极展开自救行动,落实自救方案,解决公司经营困境。

3、坚决支持公司董事会改选和变更经营管理层,改变公司原有的管理方式,尽最大努力解决公司和我们员工的问题。

4、坚决抵制一切干扰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经营管理层规范运作的恶意行为,坚决抵制一切影响公司发展和损害员工合法权益的任何寻衅滋事行为。如公司和我们的利益受到损害,我们将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有关部门介入并予以制止。

5、坚决支持贺靖和债权人为保证公司合法权益和员工基本生活保障所采取的相关行为,扭转公司经营困难的局面。”

冲突事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12月8日发函要求越博动力就控制权转让、董事长罢免、应收账款转让等事项作出详细说明,至记者截稿,越博动力尚未就该关注函作出回复。

12月1日,深交所已经就控制权转让事项向越博动力发来关注函,12月8日越博动力表示将延期回复。

截至目前,发生在越博动力身上的这场闹剧尚未收场。

12月9日,越博动力的股价在11.60元附近徘徊,总市值约16亿元。

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为"城市新闻网"的作品,均为为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站的立场,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