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隐桥

梅隐桥—— 作者:任笑风  大梅山里梅溪村人熟悉梅隐桥,喜欢梅隐桥。村里的小伙子,大姑娘有了对象,除了牵着对方的手去拜见长辈外,接下来就是跑到梅隐桥上,跘一跘青春的芬芳。或许世界上所有村庄里的人都有这种没有约定的风俗。

桥,容易让人充满幻想;

桥,容易把风景沏成浪漫。 梅隐桥除了让人走过,让牛羊鸡鸭狗走过,还让风吹过。外来的风会沿着桥面,吹到村口。从村口挤进每家的门缝,再顺着烟囱顶爬出来。没有风欺负的时候,烟会爬得比较高,比较直、会蹿过山顶,去缠绕云的脚步。风来时,烟就拘谨地弯着腰,裏着风的节奏在山村的小巷、树林里躲来闪去。没有人会去计较谁家的烟升得高。 饭熟了,菜香了,逃出去的烟没有价值了。 本村或从外村娶来的女人,一旦生了小孩,在村里就扎了根,嗓门开始变粗变大,桥上来往的次数也会增多,去小溪洗衣服、洗菜时,透过溪流里的石子,会把谁家竹篮子里的菜瞄得清清楚楚。 村子里的狗是聪明的动物,吠叫着追赶外人,一般都追到离桥200米远,就不追了,桥是它的门户,离门户远了,危险就会增大。

Shape1

夏季,闷热的夜晚,桥上是村民最好的聚会和聊天场所。穿着短裤短袖、拖着拖鞋的村民,左手拿着热水瓶,右手提着陶瓷杯,不约而同地从家中踱到桥上,两边的桥墩上顿时挂满了黑黝黝的小腿。从播种聊到收成,从三国的曹操评到抗美援朝的上甘岭,从国家的政策争论到邻村的小木匠,有时候两个人争,有时候所有的人都热烈地发表各自的主见。正确也好,荒唐也罢,激烈的争议甚至会持续好些日子,一直到某个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才把这个话题给彻底冲刷走。等到下一个闷热的夜晚,天南地北新的话题又会从 小溪里源源不断地溢出来。 梅隐桥下的水一年四季都在流淌。梅溪村是高山上的村落,他们喝的是第一口水,他们把水担进家,烧茶煮饭,洗菜洗碗,洗头洗脸,洗屁股洗脚。用过的水往灶沟里一泼,让它流到下一村的溪河里。  只要你愿意听,爷爷奶奶会教你很多很多有些他们都一知半解的道理,也会给你讲很多很多别人都讲过的故事,但爷爷奶奶不会给你讲他们年轻时,在某个秋天发生在月亮下记忆最深刻的故事。 

老人把该遗忘的事情都遗忘了 ,把该隐藏的秘密都深藏在皱纹里。皱纹里隐藏的秘密,会粘着尸体一起分解、消失殆尺 城镇里来的生人和早年出去闯荡的小伙子,会顺着小溪旁的山路搜寻到村口,再由桥入村,他们会先把村里的姑娘一个个哄出去,等姑娘做了妈,又回来把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爸爸妈妈、表嫂表哥接到山的下面。二十年下米,除了不愿去山下的老人,村里 几乎看不到年轻人了。昔日欢声笑语的小山村开始沉寂,败落。 桥,静静地架在村口,承诺着久远的使命!叽叽喳喳的悄悄话再也偷听不到了,不免有点凄凉和孤独。村里媳妇也都一个个不认识了。 桥真的老了。梅隐桥下的水仍然在流淌,梅隐桥上新的故事还在延续,至今没有中断。(来源:《笑风集》第一章鬼话连篇 作者:任笑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