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你为什么对我没信心?销帮帮CRM预测中国SaaS发展趋势

  冬奥开始之前,抖音上曾有滑雪博主Po视频悲观预测天才少女谷爱凌的冬奥成绩,认为其最弱项是大跳台,加上对手强劲,大概率是拿到铜牌。

  虽然这个预测,出自滑雪博主的保护谷爱凌免受“捧杀”的好意,但还是惹得谷爱凌本人亲自下场回复,委屈地评论道“你为什么对我没有信心”,并加上了哭笑的表情。

  比赛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在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中,谷爱凌凭借1620难度系数的第三跳,成功获得94.50的全场最高分,并且逆转法国选手泰丝,夺得她在本次冬奥会的首金。

  集天才、学霸和冠军于一身的谷爱凌尚且会被唱衰,更别说,中国SaaS,每一年都会有人唱衰,也每一年都会有人无比坚信……

  发展缓慢的中国SaaS恐怕也想像谷爱凌一样,发出一声怒喊:你们凭什么对我没信心?

  01 市场规模:SaaS的创业公司能分到蛋糕吗?

  从2020年开始爆发新冠疫情,到今年,已经到了第三个年头。在疫情这样猛烈的外部冲击下,如果今天还有哪个公司离开办公室,离开线下会议就无法开展工作,就活不下去的话,这样的公司就应该被淘汰。

  这波疫情的最大获益者是SaaS的创业公司吗?并不是如此,据销帮帮CRM市场部调研,真正吃到肉的是背靠公有云大厂的协同软件,来自阿里的钉钉,来自腾讯的企微,以及来自字节跳动的飞书。

  据销帮帮CRM市场部调研,钉钉用户数已突破5亿,企微的用户数超过5亿,飞书虽然起步较晚,但也有超过450万的用户体量。三家公司几乎覆盖了全中国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因此,三家公司手上掌握了中国企业的流量入口。

  难道最后变成“大厂吃肉,SaaS喝汤”?

  其实并不是。销帮帮CRM市场部认为:一方面,大厂需要SaaS的创业公司来帮助丰富自己的应用,另一方面,SaaS的创业公司在创业初期往往没有品牌知名度,获客成本极高。由此可见,SaaS创业公司和大厂一起建立SaaS生态是一件自然而然,互利共赢的事情。再加上,现在的大环境鼓励互通互联,SaaS的创业公司不再需要“二选一”,而是有机会上到更多的平台,获得更多的机会。

  02前景预测:悲观主义者为何悲观?

  悲观者认为,更别说SaaS只占云计算领域的一部分,就算在海外,SaaS对软件市场的渗透率也只有25%不到,根本不是一个广泛被接受的市场,甚至称不上主流。

  这里,销帮帮CRM市场部有必要科普一下SaaS和云计算的关系,由此突出SaaS的特点。

  在云计算出现之前,一家公司如果需要建立独立的信息系统,就需要先自建机房,购买服务器,搭系统,最后雇人开发应用。每一环节,都耗时费力,资金投入巨大。

  云计算出现后,一条捷径出现了:企业和个人,可以通过网络访问服务器上运行的软件和数据库,无需自己置办物理服务器,以及无需自己开发在计算机上运行的应用程序。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选择销帮帮CRM这类公司,开始倾向于这种方便快捷地服务方式,直接连接网络,按需付费即可。

  云计算的三种服务方式——IaaS、PaaS、SaaS。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提供包括服务器、网络、磁盘存储、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相当于“给你块地,你自己找人,找材料和工具,自己盖房子吧。”

  PaaS:平台即服务,提供硬件和软件工具,帮助开发人员快速创建应用,相当于“给你块地,还把材料和工具也给你备好了,你只要找到人,就能盖房子了。”

  SaaS:软件即服务,基于云的应用,被授权的企业和个人可以通过网络访问,开箱即用,按需付费,相当于“房子都给你盖好了,你就租下来,拎包入住。”

  据销帮帮CRM市场部总结,SaaS最大的优势可以归纳为四点:

  第一,按需获取和自主服务,用户可自主选择使用时间和所需功能。

  第二,产品的持续迭代升级,SaaS服务商从大量用户中提取共性业务问题,统一升级解决。

  第三,订阅收入模式,传统软件需要企业客户一次性付清,但SaaS只需按年或者按月付费。

  第四,更便宜更易用,中小企业难以承担高昂的软件成本,SaaS提供了一种只需订阅实际需要的功能。

  根据销帮帮CRM总结,SaaS最大的劣势也很明显,即不能进行定制化开发,大多应用服务是所有用户共享的,不能像软件或私有化部署的那样进行定制化或二次开发,这样有些特殊的行业或公司的特殊业务需求就会无法满足。那么问题来了,SaaS真的能比传统企业软件做的好吗?如果只是将软件换了一种提供方式的话……

  据销帮帮CRM市场部查到的一份关于云计算接受度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人对云计算持有否定态度,三分之一的人对云计算持有观望态度,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准备实施云业务。而SaaS只是云计算领域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持乐观态度的远比三分之一还要少。

  每当提及国内SaaS发展的缓慢,大家普遍会认为要么是用户的问题,也就是企业的信息化水平低,没有付费习惯;要么是市场,企业服务的市场还处于早期发展,不成熟的阶段。以至于,中国SaaS发展的这十年,国内并没有发展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SaaS企业。

  03前景预测:乐观主义者为何乐观?

  SaaS在海外市场的繁荣,众多海外SaaS公司均拥有超高估值,相比海外,国内SaaS市场相差巨大,无论是SaaS企业的IPO数量,还是平均数值、总市值,至今不存在任何可比性。乐观者认为,国内SaaS一定是个好机会。

  判定是好机会的原因在于:中外SaaS发展的差距不到十年,但这十年,并没有差很多。原因是,SaaS作为应用服务,并没有什么像芯片一样尖端科技,发展速度并没有制约。SaaS这个赛道,甚至是全球数字化竞争中,像移动互联网一样,最有可能弯道超车的赛道。

  销帮帮CRM市场部认为,中国SaaS的发展路径,或许和谷爱凌的发展路径一样,找到那些愿意接受SaaS的企业用户,做好“服务”和“订阅”两个重要支撑,将这些企业服务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