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基因 再续芳华 中国晨报的前世今生

2021年秋冬,中国记者节当日,《中国晨报》官方网站 morningonline.cn 正式上线。  

《中国晨报》创刊于1945年元月,当时正值抗日战争尾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接近最后胜利。报社选址于当时川贵两省门户晃县,此地也是流亡西南人士必经之处。《中国晨报》每期对开四版,言论、要闻一应俱全,并与重庆《新华日报》、成都《华西日报》保持着联系。时任第四方面军司令、抗日名将王耀武规定每天订阅1100份分发全军,被《大公报》当作大新闻发表。当时能在这样一个偏僻小县,积聚众多人才办成这样一份报纸,可谓中国新闻史上一个奇迹。  

创刊后不久,侵华日军队发动了对中国大陆最后一次攻击,前锋到达了贵州边上的金城江。考虑到日军进攻路线,《中国晨报》不得不二度选址,迁移至名闻遐迩的战时重地辰溪,这里既是湖南乃至全国的抗战大后方,又是抗战反攻的前哨阵地。  

然而,社址刚刚落定,《中国晨报》却被国民党政府定义为湘西的《新华日报》,并被禁止在当时的湖南大学和兰田师范学院中传播阅读。时任《中国晨报》副刊主编、知名左翼作家蒋牧良先生(中共党员)充分利用了报社附近吊脚楼上所设的小茶馆,与湖南大学和兰田师范学院的学生交流互动,还在报社设立了党支部。建国后,蒋牧良先生历任第四野战军政治部创作员、总政治部文化部助理员、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等职务,文革期间曾遭受迫害,1973年病逝。  

1945年5月,法西斯德国战败,盟军对日本发起反击。当中美盟军轰炸日本,使东京成为一片火海之时,《中国晨报》发表了文章《一幅弹雨神风落日图》,较之世界新闻界率先提出了“落日”概念。当苏联向日本宣战的消息传来,《中国晨报》主笔吴希之在社论中就预言:“现在有种种迹象,日本将于四十八小时之内投降。”随后,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中国晨报》又提出了《不仅要赢得胜利,还要赢得和平》这一命题,大声疾呼八年战乱以后中国人民要的是和平。  

抗战胜利后,《中国晨报》拟迁址汉口,并派员在上海添购了大量印报设备,终因国民党当局阻碍和分化被迫停刊(共出版8个月)。  

2017年冬,一批媒体人开始策划《中国晨报》在中国香港复刊事宜。2019年6月,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讲话精神指引下,《中国晨报》正式取得国际刊号,在香港复刊,并在《中国晨报》基础上成立中国晨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晨报设立宗旨是:文化促统一,文化促发展,让文化成为凝聚世界华人精气神的桥梁,筑起世界华人心中的信仰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