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蒙娜丽莎刘一军」关于岩板价值导向的几点思考

国庆节快乐!

陶城君也放假啦~但在欢度国庆的日子里,我们为你准备了这篇文章,关于时下最热的岩板,也关乎我们对中国陶瓷“下半场”的一些期待和祝愿。

岩板让中国陶瓷产业有“重回百亿平方米”、向大家居领域延展的可能,因此不少有识之士都呼吁呵护岩板产业健康发展。前几天,我们为了制作《岩板大讲堂》,与蒙娜丽莎副总裁刘一军博士有一次将近3个小时的对话,他说——

    岩板是个新产品,如果开头打不好,会变成整个行业的负面关于岩板的标准、定义,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我认为,前提是一定(要促进)这个行业、产业健康的发展,不能从某一个(企业)自己的角度出发,最后辜负了产业的发展。如果仅仅把从窑炉生产出来的产品定义为岩板,我觉得没有太大意义。岩板,是(产品)从窑炉生产出来后,可能我们要负责把它加工到某一个程度,能够去给到用户那里,或者给了下一个(使用)环境(的产品),才能定义为岩板。我就觉得,大家都是要去共同去营造一个比较好的风向,价值观,消费观,就像现在的食物的浪费,慢慢就扭转过来了,都不浪费。我们也不要动不动就说通体,有些要通体,有些没必要通体。我们没有必要全部跟着玻璃、石材行业走,可以有我们自己的特色。陶瓷是有文化的,我们就把它(这种文化)体现出来,还有我们的陶瓷材料跟其他的材料相互融合,不要总想着把哪里搞定、搞死,或者把哪一些企业搞掉,我觉得这都是不健康的,我们的行业里面大家都是共生的,我们跟其他的行业也是共生的,你要有这样的想法才行。

这些,陶城君都很认同。因此,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我们发出这篇文章,既是对中国陶瓷板材发展历程的回顾,更是希冀国人共同努力,摸着石头过河的同时多多总结经验,以大我的格局,共同推动岩板更多跨界应用,让中国岩板美誉全球!

(全文有点长,大概7000+字,但陶城君认为值得大家认真读)

做“板”的初心是为了节能减排‍

岩板是不是必须通体?

要看应用场合,没必要浪费

《陶城报》:陈帆教授在很多年之前就提出,“前三十年做砖,后三十年做板”,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判断?

刘一军:当时瓷砖相对来说已经比较成熟,已经到了价格竞争、规模竞争的阶段,而国家开始对资源、能源、环境各个方面控制。那我们就想怎么样去把这个行业带到一个健康发展的这个道路,怎么样去节能减排,怎么样去节约资源。

最现实的、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减量、轻量。当时我们做这个板,4.5mm,或者3.5mm,当时是从轻量化,减量化以及大规格化,这三个方面去就发展的。最核心的其实就是这个资源节约,节能减排,推动我们行业能够带上一个健康的发展轨道。

你们知道,就是2007年——我们陶瓷本来是佛山的一个传统的支柱产业,但是那个时候就好像不太受欢迎了,就变成了好像大家想把你赶走一样的这个味道。所以我们必须要走向这个高质量发展的这个道路。现在是这么总结,当时就是想改变。

《陶城报》:由技术驱动去做一些改变?

刘一军:整个大的环境的驱动,当然也有各个方面因素的这种叠加,后来就有了这个项目。我们就和科达一起去做900×1800mm薄板的研发,后来把它研发成功,然后就去人民大会堂开这个发布会。

从砖到板材,我们当时只是说从技术上面,我们应该去把这个产品把它做出来,我们也预料到了,薄了以后,可能会带来应用领域的扩展——我们曾经也说了,什么轮船啊,高铁啊这方面的应用,甚至家具,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现在在家具上面的应用能够一下子发展得那么快。

所以陈教授他就真的非常有这个远见和洞察力,(提出)“前三十年做砖,后三十年做板”(的看法)。其实现在你看,完全没有过三十年,就是十来年的时间,(陶瓷行业)就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板的这个时代。现在才十年就已经应验了。我估计当时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深刻领会到“后三十年做板”,到底是做什么。

《陶城报》:现在大家觉得岩板在家具应用方面,可能要通体。

刘一军:一个单独的台面,要把它侧面要露出来的,那我们可能就需要它通体;铺在地上的,我认为就不要通体。否则我觉得是浪费。

因为我们陶瓷最大的价值,就是让易得的、甚至低端的材料,给它披上一层漂亮的外衣,来达到它的这个(装饰)性能,这是我们(陶瓷行业)的价值所在。对易得的材料创造最大的价值,是我们学陶瓷的人的价值所在。

你用这么白的材料,那么多的这些东西去琢磨,又把它又埋在下面,就像把很好的衣服穿在里面了,那真的就有点浪费了,是吧?——当然你说特别的讲究,或者你讲究穿内衣的话,那还是跟人体接触,是需要的。如果又不能起到保暖作用,又不能提到带给人的舒适,又不能给人家美的享受,其它的什么都提供不到,那我觉得就纯粹就是浪费,是吧?

我就觉得,大家都是要去共同营造一个比较好的风向,价值观、消费观,就像现在的食物的浪费,慢慢就扭转过来了,是吧?都不浪费,以前是说吃不完打包,现在说包也不要打了,最好是N减一,然后把所有的菜一扫光。因为打包餐盒它也是带来垃圾啊。

很多的观念都在变化,所以我们如果在陶瓷消费这块能够带来一些变化,我觉得也是很好。

标准制定:‍不能为一时的、小的利益影响整个大的产业发展

《陶城报》:我们知道,当年为了推动陶瓷板材的市场应用,包括蒙娜丽莎在内,很多人都做了很多工作。包括《陶瓷板》的国家标准的制定——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刘一军:产品要得到认可、要得到应用,尤其是在建筑幕墙的应用,必须要有标准。

这个标准(《陶瓷板》”国标“)还没正式出台的时候——什么叫板,定义的时候大家讨论,但很难下结论。刚开始选择叫陶瓷薄板,因为比较通俗易懂。但有些老专家一看,“板”,不就代表是薄的吗,还加个薄字,不就重复了?所以后来就叫陶瓷板。专家们一起讨论,就以厚度不大于6毫米,面积不小于1.62平米,做一个界定。

现在按面积、厚度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一个体系。1.62平方米以下、6mm以上为陶瓷砖;1.62平方米以下、6mm以下就是薄型陶瓷砖;1.62平方米以上、6mm以上就是大规格陶瓷板;1.62平方米以上、6mm以下为陶瓷板。

《陶城报》:当时没有考虑厚的?

刘一军:(当初我们创新做陶瓷板材)是为了节能减排、资源节约,所以之前大家不考虑厚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厚板也可以同样可以资源节约,节能减排——之前是比较局限于相陶瓷领域,做薄,能节能减排,但现在去跟石材比的话,厚板可以把(对天然的不可再生的石材)需求大大减少,做到“用易得的材料替代”。

这个想通之后,(蒙娜丽莎接连引进)恒力泰10000吨的压机、16000吨、36000吨,规格做到1200×2400mm、1600×3600mm,厚度从3.5mm、5.5mm发展到10.5mm、13.5mm,甚至20.5mm;应用领域也从幕墙到现在大家非常熟悉的台面。比较顺理成章,技术各方面成熟,能支撑我们做各种规格的产品。

《陶城报》:现在大家讨论岩板标准,要考虑的东西也是比较多。

刘一军:关于岩板的标准、定义,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我认为,前提是一定(要促进)这个行业、产业健康的发展,不能从某一个(企业)自己的角度出发,最后辜负了产业的发展。

定陶瓷板标准的时候,有些人说我们“绑架标准”。但在当时的情况下(编者注:当年极少企业做陶瓷板材,标准制定时,技术参数等相关可参考的数据有限。但终端应用需要有标准),如果不出台这个标准,那整个陶瓷板材的产业发展都会被打掉。

现在回过头看,大家也没有因为《陶瓷板》”国标“被受限,后面的发展也很好。对于岩板,只要是对我们行业和产业有利的,我们都愿意去推动。我认为,如果大家眼光短浅了的话,会把这个产业搞坏了,对大家都不好,所以大家不能为一时的小的利益影响整个大的产业发展。

不能说从窑炉出来的产品就叫“岩板”‍

要完全按照另外一个方式分类

《陶城报》:现在大家还在探讨,什么叫岩板?

刘一军:如果仅仅把从窑炉生产出来的产品定义为岩板,我觉得没有太大意义。岩板,是(产品)从窑炉生产出来后,可能我们要负责把它加工到某一个程度,能够去给到用户那里,或者给了下一个(使用)环境(的产品),才能定义为岩板。

从个人体会来说,岩板跟现在已有的标准体系内的对比,完完全全是按照另外一个方式分类的,已经跳出来了,是应用、家装领域。

《陶城报》:应该从哪些角度去定义岩板?

刘一军:我觉得,按照厚度分,用在台面上的多厚、抗冲击强度多大的,叫做“台面用岩板”;如果用在柜门,用薄的、多少毫米以下,或者抗冲击强度要求没那么高的,就叫“门面用岩板”。没有什么大和小的问题,性能也是同理。

跟瓷砖比,岩板又是一个新的一个领域,最主要的区别是:瓷砖和消费者的距离会比较远,(岩板)跟消费者是直接接触的。要考虑它的新的性能方面的需求,最基本的就是表面的耐腐蚀性能,还有安全性,如放射性能、重金属等各个方面的含量也要符合健康的指标。

《陶城报》:按照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其实岩板并不是说在工厂就已经形成了,还到了加工这一个领域,就是强调它的加工的这一段。

刘一军:加工裂的问题,主要就是要能达到用户最终的使用要求。

解决岩板加工的问题,和加工的工具、手法以及员工的熟练程度、经验,很多东西都有相关。毕竟陶瓷再怎么样去从技术上面要去进行这个研发,都是一个脆性材料,它不可能像钢板、像塑料一样的,有非常好的弹性。每一个材料都有自己的个性,更有它的价值,没有哪一个材料能够去完完全全的取代或者是干掉了其他材料,只是各自会有,终端消费者会有他的那个喜好,根据他的需求去选择不同的这个产品。我们不可能去把所有的这些对手都干掉,能做的就是把我们自身的这块(优势)把它做好。

《陶城报》:蒙娜丽莎当初是《陶瓷板》国标的主要参与制定者。您认为现在谈岩板标准,是从原有的标准修订,还是什么?

刘一军:我们也在积极的参与、推动。不管是行标还是国标,我们反正都在参与。这个里面肯定会有很多的争议和难题,但是我始终觉得,就是大家怎么样去共同推动这个行业,推动岩板产业的健康发展,这是一个前提,大家不能为了一个企业的小利益去影响一个大的行业和产业,因为我们是好不容易培育起来这么一个新的市场空间。

不要唯“参数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应从终端应用的角度思考

没有必要全部跟着玻璃、石材行业走

《陶城报》:您提到岩板标准的制定不能只看参数,要从终端应用的角度来思考?

刘一军:现在大家所说的加工的这个性能,根据我们这么长时间的测试(CNAS认可检测实验室),根据一些数据看不出明显的对应关系,不是说吸水率越低就越不烂,强度越高就越不烂,有时还是相反的。所以我们觉得从吸水率、强度这些(数值)方面不能完完全全地体现出岩板的性能,这些参数不是绝对的。

关于岩板我还有一个观点,我们联合公开的用户去搞一个认证编码,终端用户觉得(怎么样)的产品(才算)达到要求,我们(按照这套要求)去做就行。

不能现在就去强制性地定几个什么指标,这些指标,达到了就一定能怎么样吗?不一定。这样(反而)可能会导致整个行业在某些方面的一些过度的研发,如果设定指标,站在纯技术的角度去追求,比如从98到99,追求一个点两个点(的数值参数)没有价值。

《陶城报》:性能还是要为功能服务?

刘一军:不是“为了性能而性能”,我们一定要从消费者的需求点、痛点出发。如果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有时候可能会导致整个行业走到另外一个(极端)。比方刚才说的通体,做陶瓷最大的价值就是给它披上漂亮的外衣,跟以前的西班牙红飞砖一样的,跟最开始彩釉砖一样的,漂亮又耐磨,达到使用的功能,就最好了,这是对大自然最大的尊重。

现在我们都是很主观的站在我们(生产制造)的角度,说瓷砖这样做越好,其实我们有时候很容易就发现,就是我们很关注的一些问题,在终端消费者根本不关注,或者说,使用场景和我们设想的不太一样。比如厂家做一个非常耐磨的产品,结果用户给贴在墙上,防滑的东西贴在墙上,这些我们要思考。

我们还要做的工作很多,比如说把岩板健康的功能、高级的东西,人家所需求的这些去把它做好,解决他这个痛点,不仅仅是解决,性能他现在还有很多的方式可以去达到的。

《陶城报》:岩板和玻璃、人造石等材料的竞争,你怎么看?

刘一军:我们看,原先瓷砖领域3000亿的市场规模,每年瓷砖做到多少钱一平方,不到二十块钱一平方,这已经是在卖原料,根本都没有创造价值了。现在我们走向陶瓷板、岩板,进入新的领域,比如大家装领域,假如我们能占据其中的20%、30%,我们还能够有一个两三千亿(的市场规模),已经比现在市场翻了一番。

如何维护岩板的产业健康发展,我们要清楚,我们的对手不光光是陶瓷企业,是其他的材料,不能现在还没有出去,“内斗”就打起来了。岩板这个东西都是新的,如果一开始打不好的话,可能会变成整个行业的负面(印象),我们一定要把整个链条做好。

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全部跟着玻璃、石材行业走,可以有我们自己的特色。陶瓷是有文化的,我们就把它(这种文化)体现出来,然后再针对这方面进行一些工具、设备、自动化体系的研发,以及我们陶瓷材料跟其他材料的相互融合,其实这样就做好了。大家都有饭吃才行,不要总想着把哪里搞定、搞死,或者把哪一些企业搞掉,我觉得这都是不健康的,我们在行业里面大家都是共生的,我们跟其他的行业也是共生的,你要有这样的想法才行。

我们现在也在建加工中心,尝试一些新的工具、手法,(提高)智能化程度,可能在未来的话,(我们还)会探索整个(岩板体系)的配送、服务等,包括整个链条的分工。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了以后,市场才进一步打开。

《陶城报》:从用户的角度来出发,适用的,这个才是我们陶瓷行业创造的价值。

刘一军:这个肯定是这样的,不能太主观,完全站在自己的这个角度。我们的陶瓷材料有我们的优势,但是我们也很清醒的知道我们自己会存在的一些局限。

陶瓷产品从开始发展到了今天,从彩釉砖到岩板的发展历程,各个时代的产品,都有各个时代的优势,有些就像时装一样是拿来秀一下的,有些是时间长了以后发现它很耐看,有些是乍一看很好看,但是放在那里时间久了,就觉得很快也会过时,会淘汰。

所以我们是一代一代的产品都有他自己的价格,有他的长处,也有他的风格,我们是要客观的去评价。当然,至于提到产品之间的差异,需要大家在相对的、同等的产品之间比较,不能拿抛光砖和釉面砖去比,不能真的去混淆一些概念。

关于国产装备:‍

从0到1最难。做开发的,惺惺相惜

引领、创新性的,(工厂)冒风险就值得

《陶城报》:国产的第一台大吨位压机是在蒙娜丽莎安装的。为什么你们会选择这个?

刘一军:“从0到1”是最难的,未知数,付出的真是比“从1到10”多很多。

(薄板刚推出的时候)我们当时竞标每个工程都要去解释,产品行不行、强度够不够,大家都担心。第一个(应用薄板的)杭州工程案例的时候,我都跑了好几趟,当时还是甲方的老总,说设计院一定要用这个产品,人家反对,甲方强烈坚持才有了这个案例。当然还是有很多人很佩服我们,碰到有志之士,大家都是往这方面去想的,就很愿意去沟通,但如果单纯只是想做效益,挣钱或者安稳,就没法沟通。所以我们也一样,我们做开发的,也碰到人家也搞开发了,就会惺惺相惜,所以也会用国产的新设备,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朴素(的道理)。

《陶城报》:回顾一下,这么多年的研发当中,有哪些是比较印象深刻的?

刘一军:最难的其实就是第一步,当时从厚到薄,从小到大,因为900×1800mm,5.5mm、3.5mm也好,在我们之前,中国基本上没人干过,唯一的一个是山东的一个企业,但方式不太一样。

干压法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当时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压机这么薄,(坯体压出来)出来了以后,肯定像豆腐一样(笑),一定要垫着。我们去科达的那个试验窑,它是一条线,就是压机一出来,马上就是干燥,是直连的;干燥出来就连着釉线,釉线出来就是窑炉,都很短,不带拐弯的,一条直线这样出来。

成型、输送、还有一个就是烧成。我们在建第一条示范的薄板生产线,就是将科达的这条试验窑变成我们这个示范生产线的时候,由于条件的限制,第一必须要拐弯,第二个必须要用辊棒。当时我们还是冒着很大的那种风险,整个釉线开始还是用的窄的皮带,皮带和釉线输送,还要拐弯,然后窑炉要变成辊棒的这个形式。

第一步能够以这么薄的干压成型的方式,然后用皮带传送,以及用辊棒形式进行干燥,能把这个链“走出来”,绝对已经是一个突破和成功。

至于当时说的要像现在这样做成这个大理石(花色),甚至还抛光,这在当时都不敢想。第一步就是做这个纯白的,纯色的(坯体);第二步再加一点点的釉面,第三步开始抛光;这些做好了以后才又搞了个辊筒印花;到2012年、2013年左右,大通道喷墨机开始成熟了,(岩板的装饰技术才基本和现在相同)。

《陶城报》:和恒力泰一起研发1600×3600超大规格板是怎么来的?

刘一军:我们最早是(引进)科达6800吨压机,用皮带牵引的方式;后来开始想引进科达的7800吨压机,但刚好恒力泰那时研发了一万吨的压机,最大可以做到1200mm,就选了它;很快恒力泰16800吨压机也出来了。

直到2016年、2017年西斯特姆他们进来,当初恒力泰也提出在设计36000吨的压机,可以做1600×3600mm的产品。我们就成立了一个项目组,包括布料器、磨具、压机捆绑成一个组,其实我们当时买的不是1台压机,而是项目的系统。36000吨压机有个很大的差异就是,圆形油缸变成了方形,形成受力相对均匀,这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突破。

《陶城报》:对国产装备有什么期待?

刘一军:我们到今天,一直扛着自主创新的大旗,从科达6800到力泰36000,支持我们自己民族的创新。我们也会从企业各方面去考虑,但国产有好的技术、装备,我们绝对支持,不会因为有风险就不给机会,我们跟国内的装备企业,一直是共同开发,引领行业发展。

每个企业都肯定是在竞争之中去进步。有国产的先进装备技术我们愿意买,但如果只是跟在别人后面的,(工厂)冒太大风险就不值了,但引领、创新性的,(工厂)冒风险就值得。包括喷墨机,我们用了很多国产的第一个。很多我们都愿意去尝试、支持他们发展,但我们也希望,国产设备厂家一定要进步、要有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