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能否成为类比上海机场和长江电力的优质龙头股票

京沪高铁(601816.SH)自2020年1月上市以来股价接连创新低,目前是5.83元每股,较最高2020年2月份创出的最高点8.22元每股已经下跌将近30%。除了受疫情影响外京沪高铁相对而言其经营和业绩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连年攀升,抛除极端的疫情因素,京沪高铁是否可以成为上海机场和长江电力这种优质的龙头股票呢,其经营和财务又有哪些类同点呢,小编简单整理了一下。

一、经营地位分析

京沪高铁由北京南站至上海虹桥站,全长1318公里,由北向南贯穿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和冀鲁皖苏四省,连接京津冀和长江三角洲两大城市群。年均运送旅客高达两亿人次,占全国旅客发送量的6%,其独特的优势使得其成为中国最靓丽的一张高铁名片,实力和颜值堪称完美。

而上海机场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以及卓有成效的经营管理模式其盈利能力持续攀升,2019年盈利高达50亿,在各大机场中名列前茅成为佼佼者。

长江电力更不用说,坐拥滚滚而来奔腾不息的长江水利资源,从一出生就是优等生,2019年盈利215亿,是毫无疑问的发电行业龙头。

这三家公司都是在其本行业具有一定性质的垄断企业,所拥有的资源都是别人所无法替代的。而这种资源能否利用好还得看各自的本事,经营业绩说话才算。随着时间流逝,长江电力和上海机场已经逐渐得到资本市场的承认,其股价近几年也是连续攀升不断创新高。反观京沪高铁上市后就飞流直下30%。

二、财务数据大较量

1、净利润

净利润上海机场和京沪高铁都是稳中有升,都保持着不错的增长态势,而长江电力则在200亿左右徘徊。

2、营业收入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存在相似的增长特性,上海机场和京沪高铁呈增长态势,而长江电力增长乏力。

3、加权净资产收益率

上海机场和京沪高铁呈现缓慢上升趋势,而长江电力收益率却逐年下行。

4、资产负债率

长江电力资产负债率最高,但是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上海机场和京沪高铁资产负债率最低,且京沪高铁资产负债率下降很快,在三者之中表现最为优秀,财务管理卓越。

通过以上分析发现,长江电力呈现典型的”现金奶牛“特征,公司本身增长乏力,依靠天然的区位优势和源源不断的自然资源,其经营具有长期稳定性。而京沪高铁和上海机场背靠的城市资源也是无可比拟的,只要经济引擎不停歇,京沪高铁和上海机场都将具有更加强劲的增长动力,而长江电力却要面临来自核电、风电等新能源的强烈冲击,优势会逐渐降低。

三、各自核心竞争力分析

1、上海机场: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市场资源,背靠长三角城市群,源源不断的人口和经济动力都倾斜于此。浦东机场快速扩张,可满足年旅客吞吐量 8,000 万人次的运行需求,致力于打造世界级机场。其国际和地区旅客量稳居全国第一。

2、京沪高铁:优越的区位,发达的路网,一流的技术,卓越的品牌,都为京沪高铁筑起了只可远瞻的护城河。其”安全、快捷、方便、舒适“的品质早已家喻户晓。

3、长江电力:流域梯级联合调度,大型水电站运行管理和检维修维护,跨大区的水电营销,使长江电力在大型水电站管理方面建立了一整套有效的大网,持续不断的为”西电东送“发力助力。

通过以上分析发现三者在各自行业中都具有一些无可替代的因素在里面,这些因素使其在同行业中拥有坚实的护城河,其经营都是十分稳固且短期内暂时无法被同行所超越的。

四、京沪铁路的价值回归

京沪铁路也许会走上大秦铁路这种类债类股票的老路子,但是京沪铁路又不同于大秦铁路,煤炭行业必定会逐渐走上没落之路,被新能源给替代,这个时间也许会很长,但是是大趋势,而京沪高铁与人口流动、经济活力等诸多因素相关,北京上海这样的经济引擎会有更大的可能带领京沪铁路插上腾飞的翅膀,目前的下跌只是为未来的上涨蓄势。将来一定可以成为像长江电力和上海机场一样的优质龙头股票。